八达通旅游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时尚旅游 / 正文

我的路是千山万水我的花是万紫千红

(2019-10-13) 时尚旅游

台湾诗人纪弦有一首诗名为《不再唱的歌》,其中有一句:“我的路是千山万水,我的花是万紫千红。”这一句,形容养蜂人是再恰当不过了。当然,他们的生活远没有诗句那么浪漫。

虽然伊犁河谷蜜源植物众多,不需要养蜂人全国各地追花逐蜜,但最好的蜜源植物都在天山深处,以前的养蜂人在半年的时间里,几乎就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中,没有任何娱乐,除了耐储存的土豆,几乎吃不到什么蔬菜。现在养蜂人的生活条件虽然要好得多,生活依然单调而乏味。

在前往昭苏草原、唐布拉、果子沟的路途中,不时会看见一个个木制的蜂箱和放蜂人寂寞而忙碌的身影。最初认识养蜂人是2011年夏天在尼勒克县种蜂场,那一次,也是第一次与蜜蜂亲密接触。没有防蜂面罩,没有手套,看着一大群蜜蜂爬满全身,说实话,是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。但养蜂人盛锦新告诉我,这时候千万不能乱动,只要保持安静,蜜蜂是不会螫人的。

这一次,也第一次品尝到蒲公英蜜。蒲公英蜜色泽金黄,十分诱人,入口后有股蒲公英独有的清香。蒲公英蜜产量极少,最好的年份,产量只有几公斤。有些年份,甚至没有一滴蜜。“这是蜂蜜中的珍品。”盛锦新说。

而这次品尝到的蒲公英蜜,还是盛锦新去年的存蜜,也只剩下半桶。平时,他自己也舍不得吃。所以招待我们,也只是一杯蜂蜜水。如此,已极为难得了,因为蒲公英蜜市场上根本买不到。

中国是中华蜜蜂的发源地,原始的养蜂可追溯到人类最早采集野生蜂蜜的时代。公元1世纪初,出现了文献上记载的第一位养蜂专家——姜岐。据《高士传》记载,姜岐隐居山林,“以畜蜂豕为事,教授者满天下,营业者三百人。民从而居之者数千家”。

伊犁河谷最早的养蜂人是哈萨克族,他们在驯化野生动物之初,就开始驯化蜜蜂,并掌握了采蜜技术,认识到蜂蜜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。20世纪上半叶,陆续有俄罗斯人来到新疆,他们带来了活框式养蜂技术和蜜蜂越冬管理经验,哈萨克人学会了用活框蜂箱、蜂蜡巢础、离心式摇蜜机养蜂、采蜜,开始定地养蜂,出现了专业的养蜂人。

养蜂是一门技术活,由于蜜源的种类和季节不同,他们得随着山花流蜜期的不同以及季节的变化而搬迁,而且养蜂人还必须学会识别蜜源,因为蜜源选择的成败直接决定着蜂蜜的醇正与否。养蜂又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,养蜂人最怕的就是阴雨绵绵的天气,一旦下雨,蜜蜂无法外出采蜜,雨水更会把花粉打落,导致无法采蜜。但最关键的是,养蜂人需要耐得住寂寞。从春天残雪消融开始,直到繁花落尽,一年中的一半时间,都在风餐露宿,远离家人,没有多少人会习惯并适应这种生活。很多时候,我在想,如果我是他们,我能忍受多久。

养蜂人取蜜的时刻,或许是他们一年里最甜蜜的一段时光。苦尽甘来,也唯有他们最懂。(文/摄影 首席记者卢钟)

热门文章
最近更新

关于我们 - 渠道合作 - 帮助中心 - 招贤纳士

营业执照 冀ICP证156326号 冀ICP备121229 网络备案编号:2125658 资字 7236225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 2012-2019   www.Lanyufoto.com   版权所有